登陆 | 注册

【追忆】——深切悼念钾肥专家程忠先生(下)

来源: 时间:2021-03-29

坚强耿直似青松

持才气傲难折中

毕生奉献鉀盐事

功劳簿上有程忠

——原化工部老领导题词

中国钾盐(肥)行业德高望重的原上海中昊钾盐工程技术中心主任,为我国钾盐(肥)工业50%左右的自给率奉献了一生精力和心血,为中国钾盐(肥)行业做出了重大贡献、并实现了重大突破,在中国钾盐(肥)版图上留下了浓彩重墨的行业知名专家——程忠先生,于2021年2月8日在上海逝世,享年82岁,追悼会已于2021年2月10日举行。程忠先生的突然不幸离世,我们扼腕叹息!程老总执着的专业和奉献精神值得我们永远纪念和学习,为了感谢和褒扬他对我国钾盐开发事业所做的贡献和专业精神,让大家对老总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和了解,特在“钾世界“刊出专辑(3月27号和28号)分享程老总的亲人、生前好友、同事对他的追忆和缅怀。敬请关注!

亲情篇|远望父亲离去的背影 然文字可以让思念和铭记代代延续

2020年是庚子年,汹涌而至的疫情改变了世界。转眼到了2021年,原以为坎坷已去,生机再来。却没有想到,就在此时,我只能远望父亲忽然离去的背影。人生至痛,又有几人可以如庄子击缶而歌。世间本无永恒,然文字可以让思念和铭记代代延续。感谢大舅陈登义先生和好友亓昭英女士的提醒,我们决定编写这样一本《云锦集》,取意“云中谁寄锦书来?”,让至爱亲朋的书信跨越时空,云端的他一定欣慰不已。

短短一个多月,痛惜、关心、牵挂、喜爱、尊敬他的各位亲友,写来饱含深重情意的文字,给我们太多感动和温暖。一篇篇读来,仿佛又陪伴父亲重新走过一生,他的形象也越发鲜明光亮、卓然不群。

父亲是一棵树。正如郑若灿先生的诗句:“坚强耿直似青松,持才气傲难折中。毕生奉献鉀盐事,功劳簿上有程忠。”这棵树,笔直向上,一身傲骨,有生命的硬度。这棵树,扎实根深,生机勃勃,直冲云霄。这棵树,奋发担当,为我们遮风挡雨,无惧冰霜。这棵树,枝繁叶茂,和煦的阳光下,孩子在嬉戏奔跑,细碎平常的人间烟火,无限延续生命的意义。

父亲是一株莲。出淤泥而不染,正直清白。父亲以他无与伦比的才干,为国家做出杰出的贡献,但从不居功,一心付出,永持真我,令人钦佩。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;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他的眼里从没有名和利,如果说有,是埋头做事之名,是造福苍生之利。这种君子本性太过光耀,那些嫉恨者编造再多的罪名也是枉费心机。质本洁来还洁去,人生的修行更增他的质朴、纯净和高尚。

“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”,是他最真实的写照!

父亲的一生,有波澜壮阔,更有岁月静好。他和母亲是标准的才子佳人,一生的恩爱令人羡慕不已,这样纯粹的爱情恐怕当今已经罕见了。他待人真诚,对自己的弟妹倍加呵护,就连母亲的哥姐和侄儿侄女们,都把他作为血肉之亲。他交友不多,但个个性情相投,肝胆相照,情真意挚。他的年轻同事们,不约而同,对他持有特别的情感,是老师,也是父亲。更不用说女儿们眼中的深情严父,外孙和外孙女眼中的慈爱外公。

我觉得,父亲给我们的足够丰沛。这些美好回忆,亦悲亦喜。其实,我特别羡慕他,快意人生,酸甜苦辣,有和风细雨的温馨,也有乘风破浪的豪情。这一世,足矣!

有夫如此,妻复何憾!

有父如此,女复何憾!

有朋如此,友复何憾!

感恩父亲,感恩亲友们。


女儿 程康

2021年3月19日上海

友情篇|怀念挚友——程忠

我和程忠在1959年考进华东师范大学化学系,相伴五年寒窗,四年级编入同一小班,无机化学专业班,但不在同一个论文组,我们是华东师范大学第一届五年制毕业生。二年级时我进入学校田径队体训班,脱离班级,和体训班运动员单独住一幢楼,当时他任校文工团副团长,因部分文工团成员和我们住同一幢楼。他经常到文工团话动,因此接触比较多。由于我们都爱好文娱体育活动,有共同的语言,所以我与程忠交往甚密。他爱好文艺和文学,但从不张扬。1962年秋,有一次他送给我两张在学校大礼堂的演出票,我在晚上去看了演出,当晚演出了有关“西藏农奴翻身解放”的歌剧。程忠在剧中主演农奴主,他的歌声洪亮而又纯厚,在礼堂中回响,至今不能忘怀。他还爱好写作,曾经写过一篇小小说,当时给我看了初稿。后来因种种原因,没有向这个方向发展,工作后就全身心地投入到钾盐化工生产中去,为钾盐化工作出贡献,开创了钾盐生产的工业化,改变了中国缺少钾盐的状况。

程忠为人忠厚、热情,乐于助人,工作中不怕苦不怕累。1987年春天,我从银川到连云港,感受到程忠接待的热情。他为我们工作调动之事劳累奔波,从矿院骑自行车到淮海大学的身影,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。现在他的突然离去,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伤痕,使我失去一位亲密的挚友,再也不能在一起畅谈,再也不能在一起共飲,我感到莫大的遗憾。最后愿程忠冼净身躯上的伤痕,消除人世间的烦恼,进入一个没有忧愁和痛苦的极乐世界。


挚友 谢霄

2021年2月于南京

同事篇|悼念程老总

惊闻程老总不幸去世噩耗,不胜悲痛,不由想起了和程老总一起共事的点滴往事,其中有两件往事印象非常深刻。

1995年5月,矿山设计院钾化工室正在进行“控速分解结晶法制优质硫酸钾”中间试验,作为钾化工室主任程老总,同时也是这次中间试验的项目负责人,为了保证这次中试能够顺利完成,程老总亲自制定中间试验实施方案,确定中间试验工艺流程和主要设备选型。由于中间试验是连续试验,试验人员需三班倒。为了亲自掌握试验情况,及时解决试验中出现的问题,程老总除了必要的处理行政事务时间外,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中试车间工作。有一次我上小夜班(16:00-24:00),当时由于硫酸钾M2母液返回量不稳定,原料配比不合适,导致中间产品钾芒硝质量总是不合格。程老总从白天8点开始,一直在中试车间处理问题,根据钾芒硝固相和液相分析结果,调整工艺条件及原料配比。我们担心程老总年纪大了,在中试车间已经工作了十几个小时了,身体吃不消,劝他早点回去休息,由我们来处理,但他考虑到这时正是试验的关键时候,就没有答应我们要求,一直到了23:00,才在我们再三请求下回去休息。这种情况在中试验期间发生过多次。程老总这种不辞辛苦、对工作认真负责和非常敬业的工作作风使我们深受感动。在程老总指导下,经过大家共同努力,中间试验产品质量及各项技术指标均达到预期要求,“控速分解结晶法制优质硫酸钾”中间试验取得圆满成功。

除了在工作上非常敬业外,程老总作为部门领导对职工权利非常重视。其中有一件事我印象非常深刻。1997年11月左右,矿山设计院进行一年一度的中高级职称评审,程老总作为评委之一参加了这次评审会。我当时职称是工程师,工程师职称还差几个月就满5年,咨询了人事部门,他们讲工程师职称不满5年,不能参加这次高级工程师的评审,因此我就没有填报高级工程师申报材料。但在这次职称评审中,其他科室有一位同事与我情况相同,但他填报了高级工程师的申报材料,并且获得通过。程老总在这次评审会中据理力争,为我争取了这次申报资格,然后急忙通知我,让我补充填报了相关申报材料,我的职称申报材料提交后获得了评委通过,被评为高级工程师。这件事,我对程老总一直心存感激。

程老总这种对工作认真负责、对同事非常关心的事例还有很多。现在,他不幸离开了我们,我们深感震惊和悲痛。我们为失去这样的好同事、好领导、好老师而悲痛!为他的家庭失去这样的好亲人而惋惜。在此向他的亲属致以最诚挚的慰问。


学生 张守祥
2021年3月21日于连云港


    关闭
    公众号
    扫码关注或长按图片保存至手机,
    在微信中识别二维码。